【瑞典 军事实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批援利医疗队队员战地日记


发布时间:2021-04-20 05:06:00 阅读量:3221 作者:黎伟

在医院里,每逢佳节倍繁忙,如今即便到了国外也是如此瑞典 军事实力。

记者收到了来自利比里亚的一本“战地日记”,日记的作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批援利医疗队队员、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张萍。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能引起人类和灵长类动物产生埃博拉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病毒,自1976年首次被发现以来,因其极高的致死率被列为对人类危害最严重的病毒之一。2014年2月开始,西非爆发了大规模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疫情爆发后感染及死亡人数均达到历史最高,其中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成为受埃博拉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三个国家。

埃博拉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率先启动援助工作,是第一个将防护物资运抵疫区的国家,由于防控形势异常严峻,急需国际社会紧急增调医生、护士、医药补给和救济品加以应对。

两个月前的1月6日,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24名医护人员飞赴成都,与多所医院医护人员会和,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批援非抗击埃博拉病毒医疗队,并于当月中旬赴利比里亚执行为期两个月的任务。

张萍用文字记录下她跟战友们一道在异国与埃博拉病毒战斗,其间治疗区收治的第一位埃博拉确诊病人的情况。

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晴

因为一名埃博拉确诊病例的转入,治疗病区昨晚“开张”了。治疗病区共10名医生参加值班,两人一组,三班倒。今晚由唐都医院的郝春秋教授和我值班。

患者姓Mulubah,女性,49岁,有明确的埃博拉患者接触史,因乏力、发热、咳嗽4天,加重1天于1月30日收住我们ETU的留观病区,31日下午化验结果显示Ebolavirus-PCR阳性,确诊为埃博拉病毒病(EVD),当晚转入治疗病区。昨晚转移之前,患者迷迷糊糊的,意识不太清楚,喜欢躺在地上,偶尔起来走动也是踉踉跄跄的。当时,利方护士告诉我:“Sheisweak.Sheisconfused。”

我非常希望能进病房接触埃博拉患者,但是“抢”不过郝教授,郝教授主动要求进病房,让我在监视器前作记录。好吧,下一次该轮到我进去了。

当天,郝教授、刘静莉、Isaac(利方护士)以及两名利方护工同时进了病房。根据前几天在留观病区上班的经验,严严实实被PPE包裹一番之后,很难保证思路清晰、反应敏捷。我准备了一份清单,用英文罗列出进去之后需要检测的项目、询问的问题以及要带进去的药品和物品等。Mulubah有糖尿病,随机血糖超过25mmol/L,所以医护进入病房之前必须抽好胰岛素带进去,再根据测得的血糖值决定注射量。Isaac很认真地读了那张清单,坚持要我在“注射胰岛素”条目下备注“如果血糖高,再注射胰岛素”的字样。同时,Issac问我:“为什么不给患者输液?说第一批给患者输液了的。”我很耐心地解释说:“Mulubah没有明显的脱水,能自己吃饭喝水,还不到需要静脉输液的程度。”听到我的解释,Issac方才释然。

他们一行5人进入病房,护工做清洁,医生和护士到患者床旁询问病情变化、查体和测生命体征,得到数据即通过床旁的对讲系统与在办公室内的我联系,由我记录患者的信息。我从监视器中看到——Issac做事一板一眼,测完脉搏、血压和血糖,才开始测体温,站在病房里等待5分钟。

等他们脱去全套PPE从病房里出来时,已经浑身湿透了。

Issac看上去不到30岁,高个子,厚嘴唇,自去年年底咱们的ETU开张就在这里工作了,听他介绍似乎跟第一批队员感情很好。他说:“中国的药物非常好,第一批已经治愈了3例EVD患者。”他还说:“中国ETU曾是利比里亚最好的ETU,希望现在和将来这个ETU仍然是最好的。”据Issac透露,直到今晚他进去之前,Mulubah并不知道自己患了EVD,他用当地方言跟Mulubah详细交代了病情,鼓励她要有信心、有力量战胜疾病,不要睡在地上,到床上去睡,并告诉她这里是最好的ETU,这里有最好的中国药物,这里曾有EVD患者治愈出院。也难怪,刚才我在监视器里听到Issac不停地在说话呢。

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晴

可能昨夜受凉了,一整晚都不舒服,腰酸,浑身发热。想想自己在治疗病区上班,曾给确诊EVD患者查体,心里直打鼓!不会有事吧?夜里辗转反侧,心里很是慌乱,测了好几次体温,最高37.1℃。早上7:30,体温仍然37.1℃,浑身不舒服;于是给我们1064宿舍的室长蔡颖汇报。

早餐后打算补觉,今晚还要值班呢。刚躺下,队里的保健医生李刚就来了,询问体温情况和相关症状,并叮嘱我上午需要好好休息,多喝水,检测体温变化;如果下午体温仍然异常,就必须得报队领导了。

昨晚没睡好,今天白天也睡不着,精神始终处于亢奋状态,没有食欲,而且下午体温更高了,37瑞典 军事实力.7℃!在疫区发热,怎能不紧张!我虽然不停地安慰自己,这只是简单的发热,很快就好。但作为一名医生,发热越来越严重的事实,却又将我的自我安慰不停打垮。我想到了万里之外的家人,想到了尚且年幼的孩子,心中不免焦躁。我的情况没敢告诉家人,深怕他们额外的担心。然而,队友们的关心和开导却让我的内心渐渐笃定。

我不停地喝水,像强迫症一样半小时测一次体温。下午体温仍然在37.6℃左右,蔡颖自告奋勇代我值夜班。

晚饭时间到了,我没有去食堂,打算吃几块饼干什么的作为“晚餐”。没想到咱们队的冯梅大姐不但给我打来晚饭,还拎来一大袋苹果,并安慰我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休息。治疗病区的郭昌星教授和杨建军老师饭后也过来看我,送来好多果汁,说喝水喝烦了就喝果汁。咱们昆明总医院的所有队员也都特地赶到宿舍来看我,陪我聊天,医疗队微信圈里也不断地有人送来祝福,送来鼓励……

第一次在异国他乡与战友们共同生活和工作,第一次被浓浓的战友情紧紧地包围,我的心里暖暖的,内心的感动难以言表。我庆幸自己有这么多好战友!

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晴

终于退热啦!血常规检测和疟原虫检查都是阴性的。知道检查结果时压,我默默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压在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这让我差点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欢呼雀跃。这几天郁结在心头的愁云骤然散开,感觉整个世界都是阳光灿烂的。恢复健康后,明天可以回到治疗区上班了,我又可以和其他战友一起并肩作战了!

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晴

Mulubah的第4次血Ebolavirus-PCR检测转阴了!只要间隔72小时连续2次检测阴性就可宣布治愈。这证明连日来我们的艰辛努力取得了成效,医疗队员们对此都很激动。我们都期待着,72小时候她能顺利康复,生活重新走上正轨。

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 晴瑞典 军事实力

今天上早班,轮到我进病房,第一次看到Mulubah露出笑容。以前查房Mulubah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问她什么她总是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从没见她笑过。

我问她:“是不是知道血检阴性的事了?”Mulubah很开心地问答:“是的,昨晚查房的医生告诉这个好消息了。谢谢你们。”

还别说,Mulubah笑起来还真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有几分妩媚呢。

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是大年初一,大家一如既往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并没有因为今天是新春佳节而有丝毫的松懈。留观病区又转过来一例确诊病例。现在咱们治疗病区有4例确诊病例。

当然,新年的第一天就有好事发生,其中的Mulubah连续三次复查PCR阴性,已经治愈,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对于每一个医疗队员来说,这个消息都是最有意义的新年礼物。

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晴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今天医疗队收治的首例埃博拉出血热患者Mulubah已经恢复健康,正式出院。临行前她特别向医疗队员们表达了谢意,笑得阳光灿烂。

战胜埃博拉,是我们所有抗埃医务人员的夙愿,我们将为此鞠躬尽瘁!(完)

病毒 日记 博拉

上一篇: 日本防卫省拟新设防卫审议官负责对外交涉

下一篇: 外媒关注中美太空合作前景:中国将成航天霸主

网友评论:

来自南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我不屑与任何一个人去争。爱我的,不用争。不爱的,争来也没用。任何事情,总有答案。与其烦恼,不如顺其自然。回复


来自仁怀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喜怒哀乐,牵着年轮的手,永无停止的前行,是健康,是平稳,把这几种原生态最本质的东西,拧成了一股绳,拴住了心脏当做纸鸢放飞,一跃升空,看见了天空的蓝,看见了大地的绿。回复


来自常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而我,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因为,有着幸福和快乐,真真切切,下了眉头,却上心头……回复


来自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对于人际关系,我逐渐总结出了一个最合乎我的性情的原则,就是互相尊重,亲疏随缘。我相信,一切好的友谊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刻意求得的。我还认为,再好的朋友也应该有距离,太热闹的友谊往往是空洞无物的。回复


来自丽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如果两个人注定要在一起,最终他们总会找到方法找回彼此。回复


来自珲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而我,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因为,有着幸福和快乐,真真切切,下了眉头,却上心头……回复


来自沧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来自都江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昨天已然过去,回首确是永恒。今天尚未完成,黄昏即是美好。人这一辈子真的不长,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而活。活的靓丽,活的潇洒。让脚步像风一样,让心灵像海一样,让头脑像光一样。回复


来自青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世界上有那么多监狱,你偏偏走进我的心里。回复


来自邛崃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8

谁的寂寞覆我华裳,谁的华裳覆我肩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