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届华人杯羽毛球比赛】见证华工历史"中国屋"将拆 美华洋社团携手保护


发布时间:2021-04-21 13:28:02 阅读量:40236 作者:皓宸

为了保留这一遗迹,迪涂尔与协会成员均付出了努力,但未取得任何进展22届华人杯羽毛球比赛。库嘉蒙嘉农场历史保护协会董事赫楠德兹(Luana Hernandez)说,为了能够保留这幢“中国屋”,协会成员曾多次拜访市府都市计划处,表达诉求。可市府调查后认为,这幢建筑物已不适合居住,需张贴红色禁止令。赫楠德兹说,水区是这幢建筑物的拥有人,但他们无钱翻修,看来“中国屋”只能被拆掉了。“我们希望能在‘中国屋’的地基上建立一座纪念碑,可让人们了解当年华人带给社区的影响。”

南加圣博纳迪诺县惟一一处中国城遗迹“中国屋”将被拆除,当地历史协会曾数度努力,希望保留这一遗迹,但因缺乏财力支持,已准备放弃,“中国屋”所在地库嘉蒙嘉农场市市府下令翻修“中国屋”的最后期限是至2月14日。值得庆幸的是,目前,拆除“中国屋”的期限临近,可华洋社团携手保住“中国屋”的热情也在高涨。

神秘“中国屋”见证早年华工生活

坐落在库嘉蒙嘉农场市圣博纳迪诺路与克鲁斯曼路交口处的中国城,早就被其它建筑物所取代,当年在圣博纳迪诺县的惟一一座中国城目前只剩下了其最后的遗迹——“中国屋”——一幢已破败不堪的建筑。然而,它的红砖墙内却包裹着说不完的故事。

库嘉蒙嘉农场历史保护协会负责人迪涂尔(Ed Dietl)说,这幢两层楼的“中国屋”,楼上两侧一边6间卧室,楼下客厅两侧各一间卧室,共14间卧室,这些卧室都是最基本的房间,1919年修建“中国屋”时,没有安装上下水设施。

迪涂尔说,当年华人在“中国屋”居住时,这幢建筑临街一侧开着一间杂货铺,居住在“中国屋”的居民会到店铺中购买大米和其它华人用品。邻近的孩子们也常常光顾这间小店铺,因为他们可在店铺中购买到鞭炮。

曾在“中国屋”中居住过的当地居民纳瓦芮特(Larry Navarrette)说,他家1947年搬进了“中国屋”,当时他住在阁楼里,“中国屋”给他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可他也听说过一些可怖的事情:有人曾在“中国屋”上吊自杀22届华人杯羽毛球比赛。现年75纳瓦芮特说,他还在“中国屋”的门廊下发现过暗道。“中国屋”或将消失,让纳瓦芮特感到遗憾。

库嘉蒙嘉农场历史保护协会董事赫楠德兹(Luana Hernandez)说,据早期见过当年“中国屋”里面居住的居民的人回忆,当年“中国屋”的大门颜色是红色的,其中居住的华人每天清晨便排着长长的队伍去做工。他们曾为地方水区凿山洞,或是在葡萄园内侍弄葡萄,或是用双脚将收获的葡萄踩碎,供酒厂酿造葡萄酒。那些华工给早期当地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勤劳,以及他们在种植柑橘和农田灌溉方面做出的贡献。

迪涂尔说,当时的华人每小时只挣10美分,一天能收入50美分已让他们感到很满足了。

保“中国屋” 当地人努力无果 准备放弃

迪涂尔说,19世纪80年代,从中国来美修铁路的劳工,在铁路完工后便失去了工作,有一批人则从旧金山来到了南加州,并先后在河滨县和邻近的圣博纳迪诺县定居了下来,他们居住在全是华人的社区内,形成了南加州早期的两座中国城。

迪涂尔说,库嘉蒙嘉农场市中国城的鼎盛时期,吸引了约700人在那里居住,当时中国城的面积约有7英亩。1912年,中国城发生火灾,多幢建筑物被毁,此后华人便修建了目前留下的这座中国城遗迹——“中国屋”。20世纪40年代初期,库嘉蒙嘉农场市中国城的华人全部迁出或去世了,“中国屋”便租给了其它族裔的人居住,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70年代。此后,“中国屋”处在被遗弃状态至今。

迪涂尔说,在库嘉蒙嘉农场市一带社区内没有华人社区,协会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22届华人杯羽毛球比赛。他回忆说,1995年波莫纳中文学校曾想购买“中国屋”做办公室,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现在即使是免费得到了这块中国城遗迹,翻修“中国屋”的资金可能会高达100万到150万元。

多团体力争保住先人遗产“中国屋”

“中国屋”因长年失修已成危房,为此,库嘉蒙嘉农场市府去年12月将这幢有近百年历史的建筑物封闭了起来,并在其入口处张贴了红色禁止令,严禁任何人入内,以免发生不测。

积极推动保护“中国屋”的库嘉蒙嘉农场市历史协会负责人迪涂尔说,库嘉蒙嘉农场市消防局目前在酝酿购买“中国屋”的地产。该消防局现址与“中国屋”只有一街之隔,若消防局能够买到这块地产,必将在中国城遗址上建造新建筑。

库嘉蒙嘉农场历史保护协会董事赫楠德兹(Luana Hernandez)说,若消防局如愿以偿,该协会则希望在建造新消防局时至少能为中国城遗迹建造一块纪念碑。

迪涂尔说,近来,已有包括华美博物馆、南加华裔历史协会、同源会等数个团体的代表前往中国城遗迹考察,并表示要力争保住“中国屋”。南加华裔历史协会副会长梅元宇在考察过“中国屋”后表示,他看过“中国屋”的现状后感觉到,保住“中国屋”的可能性很大。

梅元宇甚至找到了曾在“中国屋”中居住过的纳瓦芮迪(Larry Navarrette)。梅元宇从这一最后一位在“中国屋”居住过的老人口中得到的好消息是,纳瓦芮迪父亲曾对“中国屋”的建筑结构进行过加固。然而,迪涂尔收集的一些工程师的对“中国屋”屋况的勘察报告却显示,这幢建筑已无法再维修了。

迪涂尔说,目前已有十六七名力主保留“中国屋”的团体代表在酝酿保住“中国屋”的办法,“但目前的问题是,没有一个核心机构,大家无法一致行动。”因此,迪涂尔呼吁成立一个联盟,尽早在拯救中国城遗迹议题上达成一致,改变“中国屋”遭拆除的厄运。(邱晨)

中国 华工 历史

上一篇: 共享际以租代用 打造职住平衡共享生活方式创新空间

下一篇: 航班次数和座位受限 澳洲旅游业遭遇航空服务瓶颈

网友评论:

来自建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回复


来自巩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如果我们都是孩子,就可以留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起一边听那些永不老去的故事一边慢慢皓首。回复


来自东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无论你怎么与他人控制距离,你依然会失去控制,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能让你乖乖交心和伤心。回复


来自济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爱情就象天花,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那么一次,而且正如天花那样,我们一生只会得一次,你永远不用担心会得到第二次。回复


来自诸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不管你曾经被伤害得有多深,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回复


来自乐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说什么已过往,骷髅的磷光。回复


来自新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就是你我,一南一北。你说是我甘愿离南,我只说是你不肯随我北来。回复


来自兰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0

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 起美丽的浪花。回复


来自卫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在喜欢你的人那里,去热爱生活,在不喜欢你的人那里,去看清世界。回复


来自临夏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9

曾经发生的事都不可能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而已。回复


热门专题